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游戏·竞技 > 白夜浮生录
听书 - 白夜浮生录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一十八回:无所不尽

夜厌白 / 2020-12-18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在这排石雕的另一面,祈焕已经成功到达了修罗王雕塑的“锁孔”处。能成功活着爬到这儿,也归功于他那些在地面上奋战的友人,和纸人。不少罗刹与几位干将都被君傲颜与柳声寒齐心“送”回了修罗道,而地上到处都是残破的纸屑。虽然,还剩几个心腹在下方“群魔乱舞”,他却顾不得太多。

祈焕将那降魔杵用力抠了出来。它比想象中要重,险些掉了下去。他注意到自己将它取下来时,中间的那个佛脸是笑着的。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,挤眉弄眼,让人看了只会心生不适,完全无法感同身受到一点点快乐。

可……然后呢?

怒与骂,究竟何种对应人间?

先前不顾一切的那种奔放感荡然无存,而一种强烈的压抑感占据了祈焕的内心。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:若是不小心,将这殿门开到了修罗道……他们还回得来么?如此一来他们所有人的努力,不都付之一炬了?

这小小的降魔杵如此沉重,这就是原因所在吗?

在擂台上也临危不乱的祈焕忽然慌了神。他的手有些发抖,快要拿不住它了。那种刚来到裂隙时,金属的炽热与冰凉同时刺激着他的掌心。他甚至觉得自己听力都变差了,武器乒乒乓乓的噪音减弱了不少。他本想大声向下方的柳声寒询问,却发现她们都处于危难之中。

将自己送到这个位置,几乎耗尽了两人全部的力气。陌刀不知何时被丢给了柳声寒,她却没有足够的力气抵挡战斧的攻击。现在,斧头有一半嵌在她的肩上,她的面色苍白。君傲颜却毫无办法,因为她正徒手攥着妖兽的獠牙,试图将它与它后方的罗刹一并抡回老家。

怎么办,是哪个?

——要是错了呢?

他没有思考的时间。

……听天由命吧。

祈焕闭了眼,将降魔杵转了过去,用力拍回孔洞之中。

设想内的轰鸣出现了,只是不知这声音从何而来,又像源自四面八方。无规律的震颤伴随着阵阵呜鸣,不论人们正在干什么,都在用全部的力气保持手中此刻的动作,因为所有人都紧闭着双眼,仿佛有一种看不见的力将大家的眼皮狠狠按住,不容窥伺。很快,那种一直在四处流淌的、说不出的光忽然暗淡下来,整个世界像是陷入黑暗似的。可不如说,这等昏暗才应该是几人熟悉的现实。

祈焕死死扒着石制斗篷的边缘,他感觉这力气都要给它掰断了。当一切重归平静之后,他睁开眼,环顾四周,确定这正是他熟知的人间。

运气真好。

他松了口气,整个人放松下来,忽然被自身的重量拽了下去。回归现实的重力令他有些不太习惯。他努力蹬着石头,用双臂将自己拉回去,并试图伸出一只手将降魔杵抠下来。

当降魔杵被祈焕再次拿到手中后,他发现,或许是自己用力过猛——杵断了。尖锐的部分,已经碎成数块碎片,像捏碎的枯叶。

祈焕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。这东西……是这样脆弱的吗?

“重见天日”大约是算不上的,于他们而言,这一遭真是可以称为重返人间了。回到熟悉的现世固然令人欣喜,零散的几人迅速聚拢到了一处。然而,虽是切断了修罗道里源源不断的援兵,棘手的境况——它的源头,却仍未被解决。

“她的头……砍不掉。她的脊椎很坚硬,铁一样。”白涯扭头吐掉嘴里的血,低声对霜月君说道,语气有些急迫,“弯刀不行……那他们那些兵器都不行。你的刀是修罗造的,如果我们还有什么能对付她的,没准只有你的封魔刃——你倒是拔刀啊?你不想杀她吗?”

霜月君没有回答他。确切地说,他嘴里在与另一方人马说话:

“既然你们的赝品已经毁了……我倒是好奇,真正的降魔杵在哪里?”

回答他的唯有沉默。

霜月君不以为意,他转过身子,眼睛觑着阿修罗们的女王:“我能感觉到,你颇有战斗手段,实力的确强大惊人。可我也发现,你手里的钩刀,并未发挥出一个修罗的专属武器的特别力量。你们之间缺乏呼应,没有共识,它根本不像你的武器,仅仅是你强行驾驭、用以作战的工具。我想那把刀,根本不曾选中你,从未真正归属于你吧。”

她身边只剩下两个手下,一个是提着战斧的修罗,而另一位甚至是那不知原型的妖异。看来不论何种出身,能站在修罗王身边的都不是什么泛泛之辈。而王本人此时也显得有些狼狈,她的钩刀不知所踪,一头一身的血,浑身洋溢着大战后的疲乏气息,不复在金殿之上狂放而庄重的模样。

即便如此,她眼里仍闪烁着碎玻璃碴般尖锐的光芒,失却武器的手掌攥着降魔杵未碎裂的另半截残骸,身姿同样紧绷着,随时准备继续战斗。就在霜月君说话的时候,她一身深可见骨的伤口肉眼可见地愈合,生出新的血肉,他们几乎能听见它们生长的声音。

唯有她颈部,先前白涯绞出的血弧依然醒目。也只是醒目而已,当她开口时,这伤痕甚至不曾干碍她的嗓音。唯一中文网

“你很敏锐,不愧是封魔刃为自己选择的主人。”她抬起巴掌,象征性地拍了拍,“不枉我们当年精心设局,发动奇人异士,操纵巫术呼唤你——你今天能站在这里,是因为我们费尽了心思,付出了你难以想象的代价。甚至,为此不惜破坏与诸神的协约。”

她又冷笑了一声:“哈,先前你质疑我,违反了与诸神的协议。孤可以告诉你,你没有猜错。但你可曾想过,我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”

“我的确想过。”

此刻霜月君袖着手,刀在鞘中,加之闲谈的语调,简直给人以双方并非死敌的错觉:

“我还想过,这九天国原本王都的覆灭,定然与你们篡改灵脉连通修罗道有关。自早先的王城衰落后,你们这各路神怪也都纷纷冒头。我不认为这全是自发而为,想来,你与他们早有商议,而阿修罗便是负责击垮曾经王权的势力……不过这并不重要。相较而言,我确实更在意,你们到底如何在诸神眼皮底下,瞒天过海。”

“我所探寻到的信息只告诉我,每个神异手里称之为宝物的法器,其特别的材质与方位遥相呼应,构成结界,隔绝了内外往来。此阵已成,你们又该如何越过阵法向我施术,却不损毁大阵,被其余的神明察觉?”他是在说给女王听,也像喃喃自语,“这等不得见光的计谋,过程一定不能太过漫长,一定要快。远距离地挪动法器,并不合理。莫非,你们将降魔杵藏进了修罗道?可即使是位于此处的裂隙,将宝物放入,也会破坏阵脚的稳固完整,诸神没有理由失察。诚然,我是想不通……”

“话虽如此,能想这么多,你也颇为聪颖。”女王挺直了腰杆,她紧盯霜月君,细微地摩挲着手中杵柄,“确实,不是挪动法器一类的做法。”

忽而,她话锋一转,说起霜月君好一会儿前谈及的内容:

“你既然猜到,那把钩刀并不属于我,也很清楚修罗的武器与主人是何等关系,我也能明白地说,你猜对了。真正属于我的武器另有其物。你有修罗的武器,也就应当明白,于我们阿修罗而言,武器不仅是对战工具,它们的意义远不止于此。比起并肩作战的同伴,武器更如手足,如身体任何紧密不可分割、血脉相连的一部分。我们与武器共享灵力,在战斗中分享感应,那是我们肢体与知觉的延伸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倘若武器有所损伤,身为主人,也会受到影响。反之……亦然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她抬起了手。

那不是进攻的姿态,可所有人都是一阵毛骨悚然。随着女王的动作,一阵轻微却可怕的、肌肤血肉撕裂的声响贯彻每个人的耳朵。她竟将手指直接插进了脖颈。

顺着那道没有愈合的刀口,女王如感受不到疼痛般发力,将自己的脑袋整个掰了下来。可她还活着,或至少,她依旧没有停下。震惊令大脑空白,大家难以理解自己眼前的场景,只能呆呆看着她将头颅提到一只手上,像拎着普通物件一般轻易。它甚至还能开口:

“……的确,违约不易。为此,孤已身死一次。”

白涯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修罗没了脑袋也能活命吗?可他清楚地明白了自己砍不断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女王的另一只手,探向了颈上的断口。在那里,有一段血肉模糊的物体显露出棱角。

那不是颈椎。

她手中一直攥着的断杵往上一合。她抓住了这合二为一的东西,在黏稠的滑擦音里用力一拔。随即,女王甩了甩上面沾染的血污,反手握住,往上一提。

他们看见了,修罗的宝物。

一段鲜血淋漓的金刚橛。

那是紫金的材质么?与那碎了的钥匙一样么?上面满是血污,他们无法判断。

霜月君恍然大悟似的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女王与金刚橛——选择了她的武器,早已是二位一体,同气连枝。为此,只要她受到伤害,金刚橛便会遭受损伤,也将发挥自己的力量,回护自己的主人,自己异体的一部分。

这便是在当时为了越过结界付出的代价了。她的头颅被割下,在某种意义上,已相当于死亡。可金刚橛还在,即使随着她的“死”,它已经被大大削弱,却依然存在于她身边。

它逐渐地修复她的身体,反哺她的生命。结界依然完好,但作为布阵之物的金刚橛,在那时所给予它的力量,已是十分微末。只有到女王恢复的那一天,她的武器才会停止对她的力量输送,且一并恢复活力。

而在那之前,结界便有了薄弱点。透过此处,修罗们暗度陈仓。

他们明白了。他们,所有人都明白了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太古小说网(9tg.cc) 手机版:9tg.cc/wap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