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奇幻·玄幻 > 不合理真相
听书 - 不合理真相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90章 定性

意赅 / 2020-09-09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祁渊没能拗过他们,最终乖乖绕道,多走了十多分钟,才抵达瀑布之上。

此地人迹罕至,蔡鹏程曾经留下的线索,应该还留存着。而如果线索被破坏了,则恰说明蔡鹏程坠崖时,尚有人在现场,且蔡鹏程很可能就是被那人给推下瀑布的。

但……

老魏很快便将现场勘察了一遍,摇头说:“现场仅有蔡鹏程一人留下的足迹,足迹的鞋底花纹与安和村灭门案现场花纹一致。

另外,悬崖边上也发现了蔡鹏程的足迹,而且足迹存在少许剐蹭、踢蹬痕迹,我判断,蔡鹏程是站在悬崖边,一个立定跳远跳了下去。”

顿了顿,他又抬起头,沉声说道:“换句话说……他,是自杀。”

方常皱眉:“这算什么事儿啊,蔡鹏程杀了人,灭人满门,然后来这儿自杀了?殉情么?得,案子破了,咱们……”

苏平瞪了他一眼,他立刻缩了缩脖子,侧过头吹起了口哨。

但苏平一直瞪着他,他吹两声,便又讪讪的笑笑,干咳片刻,说:“开玩笑开玩笑,咱们还得确认灭门案的凶手确实是蔡鹏程才行,还得确定蔡鹏程的作案动机与自杀原因,哪有那么轻松,嘿嘿,嘿嘿。”

苏平这才缓缓收回了目光。

随后,他又看向老魏:“确定蔡鹏程是自杀,排除其他可能了,对吧?”

“嗯。”老魏点头说道:“现场你们也看到了,有不少沙尘,如果有其他人靠近的话,不太可能完整的抹去自己痕迹,而单单留下蔡鹏程的。

既然没有他人痕迹,那就基本能排除他杀可能,无外乎是意外或者自杀,而在悬崖边上做立定跳远,这明显是自杀嘛!”

祁渊捏着下巴,若有所思,提出反驳:“可……前些日子六峰山不是下雨了吗?这些足迹,为什么还能完整的保留下来?”

“是下雨了。”老魏说道:“现场留下的立体足迹,就是泥沙湿了之后,有人踩上去,留下了清晰地立体足迹,之后泥沙水分蒸干,足迹就成了天然的建议模型,很好提取辨认的。”

“噢?”祁渊眨眨眼睛,问道:“也就是说,是在最后一场雨后,蔡鹏程才跳崖自杀的?”

老魏点点头。

苏平立刻问道:“最后一场雨是在什么时候?”

“不确定,等会有信号了查一查。”老魏说:“不过距今应该也有四五天时间了,就像凃主任说的那样,没有四五天时间,哪怕高温高湿,也很难形成腐败巨人观。”

祁渊低头看了眼溪流,皱眉道:“过了四五天了,这溪流的水流量还是这么大啊。”

“其实已经降了许多了。”老魏说道,随后伸手一指:“你看水位的变化嘛,其实很明显……”

“不会看。”祁渊摇摇头。

老魏:……

“好了。”苏平摆摆手,说道:“既然明确了,且排除了其他可能……收队吧,不在这儿浪费时间了。

接下来的调查,咱们得调整调整思路,或许得围绕着蔡鹏程展开才行。对了,蔡鹏程有儿女么?我记得松说过,但没什么具体印象了。”

“有的。”祁渊说:“有个女儿,名叫蔡芩,今年刚九岁。”

“九岁……”方常别过头去,抿了抿嘴,忍不住说:“才九岁啊……这让她以后可怎么活?”

苏平轻轻摇头,没再多说什么,摆手说道:“收队吧。”

……

夜里,一行人连带着蔡鹏程的尸体都被拉回了支队。

路上老魏查了一下,六峰山最近一场降雨在十三号凌晨,三点左右雨就停了,距今已有五天半。

随后苏平召集刑警开会。

松哥当先起身,说:“苏队,其实查到现在……案情基本已经很明确了,我基本能断定,就是蔡鹏程杀害并肢解了卢唤山一家五口,随后驱车至何翠山公墓,祭拜过亡妻后,去六峰山自杀。”

苏平挑眉,问道:“作案动机呢?当真是为了钱不成?”

“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”松哥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事儿,蔡鹏程和他朋友在酒桌上吐槽过,直接原因确实是因为钱,是因为蔡鹏程亡妻的赔偿款。”

苏平扬了扬下巴,示意他继续说。

松哥便接着说道:“去年,卢晴获赔一百二十万,她父母嚎啕大哭了几场之后,就管蔡鹏程要钱。

当时蔡鹏程没想太多,寻思着卢晴毕竟也是他们的女儿,便给了他们六十万。

但他们依旧不依不饶,觉得蔡鹏程不过是娶了卢晴,而他们却是卢晴的血脉至亲,从小拉扯大不容易,一半的赔偿款不够,得加钱。”

祁渊眉头一皱。

听到这儿,他就已经能大概猜到后续了。

果然,便听松哥接着说道:“蔡鹏程有些心寒,但并不想跟卢唤山他们多起争执,他们毕竟是卢晴的亲人,于是蔡鹏程又额外出了四十万,自己只留二十万。

同时,蔡鹏程对朋友自称,他本是想要在卢晴死后继续代替卢晴赡养她的父母的,但他们的行为,着实让蔡鹏程心寒极了,他决定对这一家子人敬而远之,离开这座城市,重新开始,便卖了自己的房子、车子……”

苏平双眼一眯,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“卢唤山父子又像闻到了屎味儿的苍蝇一般寻了过来。”松哥抿唇,轻叹道:“他们称,房子、车子是蔡鹏程与卢晴的共有财产,他凭什么卖掉,并以此诘难蔡鹏程。

掰扯了一阵子后,他们终于露出了马脚,称,房子、车子,既然是共有财产,那就该有卢晴的一半,卢晴死了,他们有权继承卢晴的遗产,要求将卢晴的那一半给他们。”

苏平翻了个白眼,忍不住吐槽道:“真就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了呗?真亏他们开得了这个口啊!”

方常纳闷道:“所以,这么过分的要求,蔡鹏程还真就能答应?呃,从银行流水看,这家伙还真同意了。”

松哥又长叹口气,接着说:“是啊,蔡鹏程还真答应了,前前后后,陆陆续续给卢唤山一家打了两百万,本来打算卖了房子车子,拿一笔启动资金换个城市发展,这下也……他只能继续待在余桥,干着原本的雪糕批发生意。”

又沉默半晌,松哥接着说道:“蔡鹏程最寒心的是,他们甚至压根不在乎卢晴的死活,眼里只有钱,在卢晴尸骨未寒的时候,就这般……唉!

他不止一次对朋友吐槽过,恨不得杀了那帮禽兽,但他朋友们并没有往心里去,只当他是说气话。”

祁渊抿抿嘴,忍不住嘀咕道:“这种情况下……恐怕没有几个人会往心里去,以为他真的要杀人吧。”

苏平瞥了他一眼,他立马闭嘴,不敢继续嘀咕。

这时老海站起身,接过话说:“关于卢晴和卢唤山一家……我们也查到了许多线索。”

“说。”苏平轻声道。

“简单讲,这家重男轻女十分严重。”老海捏着笔记本,沉声说道:“卢岸然作为弟弟,从小就受到千般宠爱,养成了骄横霸道的性子,而卢晴就仿佛是多余的般,虽然不至于挨饿受冻,但确实过得十分不容易。

好不容易,卢晴遇到了蔡鹏程,谈婚论嫁的时候,他们却又狮子大开口,要房要车要彩礼钱——而且房子车子并不是给女儿要的,要求挂的是卢岸然的名字,好让卢岸然结婚娶老婆。”

苏平:???

过了半晌之后,他才难以置信的问道:“不是,还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?这……太过分了吧?”

“是啊,太过分了,而且哪怕被无数人指指点点,他们也死不改口,不但要房子车子,还要六十万的彩礼钱。”

“服气。”苏平翻了个白眼。

祁渊好奇的问:“后来呢?蔡鹏程满足他们了?”

“没呢。”老海撇撇嘴,说:“卢晴忍无可忍,与家里决裂,甚至直接报了警,闹得沸沸扬扬,最终取得了户口本,与蔡鹏程领了证,随之就将户口迁了出来,并放话跟卢唤山一家老死不相往来。

后来办婚礼的时候,卢晴就直接没喊卢唤山一家子,而是以自己的名义自行邀请亲戚朋友,还专门请了几个安保人员,让他们一看到卢唤山他们就直接赶走,不给他们闹事的机会。”

说到这儿,老海忍不住冷笑一声,这才接着说道:

“只能说卢晴蛮了解他们的,婚礼当天,卢唤山夫妇与卢岸然果然来了,但他们直接被保安拦下,然后他们就地撒泼,却被保安死死拦着,接着卢晴直接报警,说他们寻衅滋事。”

“干得漂亮!”祁渊眼前一亮。

“派出所的兄弟一到,他们立刻就萎了。”老海说:

“卢晴先完成婚礼,随后才和蔡鹏程一块来到派出所,声称绝不私了一定要严惩,同时派出所的兄弟也警告卢唤山他们,说寻衅滋事一旦成立,可处五到十年有期,这才把他们吓住,不敢再闹。”

苏平呵了一声,说:“倒是挺解气,可惜最后也没把这帮家伙关牢里。”

老海耸耸肩:“这场大闹剧过了大概两三年吧,也可能是四五年,具体说不清了。卢晴和蔡鹏程终于再次登门,似乎是想和卢唤山一家子和解,但貌似又吵了起来,最终不欢而散。”

顿了顿,老海接着说:“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登门了,之后就没再来往过,直到卢晴出车祸死亡,卢唤山一家子听到了消息,才觍着脸找了上来。”

苏平沉默起来。

而老海等了两秒,见苏平没发问的意思,便又继续说:“实际上,根据我的调查结果来看,蔡鹏程一直都起着居中调停的角色,调停卢晴与卢唤山一家的关系。

但那一家子着实太过分了,卢晴与他们压根难以调和,好不容易同意登门一次解开矛盾,却最终又吵了起来。

从那以后,蔡鹏程虽然一直还在努力,但始终没有结果——他一直觉得卢晴和卢唤山一家之间应该有误会,觉得不该有父母会真的对儿女做到这一步,但……直到卢晴死了,蔡鹏程才终于明白过来,不是所有父母都称职的。”

苏平轻轻颔首,认同这句话。

事实上,当刑警这么多年,禽兽一般的父母他也见的多了。

过了半晌后,苏平才接着说道:“单纯从走访结果上来看……案情倒是很清晰明了了,蔡鹏程忍无可忍,愤而杀人,随后心灰意冷,决心自杀。”

说到这,他语气一顿,双眼轻眯,又接着道:“但……这只是大体上的脉络,还有许多细节方面无法解释。

比如,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将尸体拉走冷冻,又拉回现场肢解,并以粘合剂粘合码的整整齐齐;又为什么要费尽功夫密封现场;又为什么选择在六峰山自杀,这些都还是疑点。”

“还有。”祁渊忽然插话,说道:“蔡鹏程已死四五天了,但现场窗户是今天清晨才被人推开的——那么,推开窗户的人是谁?他想做什么?”

苏平瞧了祁渊一眼,轻轻点头。

这时凃仲鑫道:“死亡时间基本可以确定了,蔡鹏程应当是在十三号中午自杀的,不过具体时间难以推算出来。”

苏平轻轻颔首,说:“足够了。”

紧跟着,阿先也说道:“我们调查了蔡鹏程租下的冷库和出租屋,确实发现了血液与手扶式小型切割机,还有一根自制的高压电棍,一枚锋利的匕首,也即确定了冷冻尸体的地点、作案凶器及肢解凶器。”

技术队的小高补充道:“那根高压电棍,我们测试过,电压确实不是很稳定,使用上具有一定的风险,但它的威力极强,理论上接触瞬间就能将人电休克过去,且若不能及时治疗的话,大概率会在短时间内死亡。”

“凶器也确定了么……”苏平轻声说道:“那本案估计没啥悬念了……但一些细节,有条件的话还是尽快尽量搞清楚。

松,这事交给你了,尽力而为吧。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太古小说网(9tg.cc) 手机版:9tg.cc/wap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