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游戏·竞技 > 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
听书 -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八十四章:是谁给的勇气,让你们说出这种话?【新书求一切】

黑夜弥天 / 2020-09-09 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分享到:
关闭

一炷香前。

青州古城外。

距离青州剑道大会还有十日左右的时间。

整个青州古城,也已经是人山人海,酒楼的价格,也随之高涨,这一次的青州剑道大会,比往届要热闹数倍。

甚至晋国有头有脸的门派亦或者天才俊杰,也皆然出现在此。

不过要说最热闹的,还是古城外剑台之事了。

黑衣少年,截至目前为止,足足连胜二百四十五场。

到现在为止,没有失败过一场。

甚至到了后面,还不仅仅只是年轻一辈的修士挑战,甚至老一辈的剑道强者,也有一些按耐不住,特意挑战。

不过为了公平一战,不使用任何法力,只以剑术剑势而战。

可即便是如此,也没有一人战胜那位少年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晋国上下都不由开始关注此事了,甚至连晋国朝廷也有所耳闻,特意派人前来观摩。

可以说,这位黑衣少年,已经成为了风云人物。

只是,有人欢喜有人忧。

黑衣少年是开心了,出尽风头,但最惨的便是四雷剑宗。

四雷剑宗乃是青州第一剑宗,理论上发生这种事情,四雷剑宗无论如何都要出面压一压对方的风头。

可没想到的是,四雷剑宗虽然下场了,可结果输得一塌糊涂,年轻一代只有一人没上场。

倒不是压轴戏,主要是丢不起这个人啊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四雷剑宗年轻一代没有一个人能胜过这个黑衣少年,去了也是送菜。

倒不如不派人上场,最起码还能守住最后一点颜面。

此时,城门外。

四雷剑宗的弟子一个个显得十分颓废。

他们很难受,眼神当中都透露着羞愧。

往届青州剑道大会,他们四雷剑宗那次不是风云人物?

走在路上完全可以像螃蟹一样,横着走路。

但这一次不同,他们被打服了。

宗门年轻一代弟子把四雷剑宗的颜面全部丢光了,之前还想着夺冠。

现在看来,能进前十都是四雷剑宗运气好。

想到这里,众人更加难受了。

“难道我四雷剑宗,当真要颜面尽失吗?”

人群之外,有弟子忍不住开口,神色言语带着不甘与难受。

“唉,谁能想到,这次青州剑道大会,居然会引来这种强者?”

“是啊,此人简直离谱,年轻一代打不过他就算了,老一辈的修士,也打不过他,剑道造诣,深不可测,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啊?”

他们低声议论,在人群之外,不好意思在挤进人堆。

“其实想要击败这个黑衣少年,也不是一件难事。”

这群四雷剑宗弟子中,有人忽然开口,这般说道。

此话一说,所有弟子不由看向此人,眼神当中充满着好奇。

“有何办法?”

众人好奇。

“你们还记得.......监察使吗?”

这名弟子开口,语气很平静,但也十分的细小,只有同门弟子可以听见。

此话一说,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了。

“你是说,监察使出手吗?”

“那的确,若是监察使出手,呵,还需要出剑?光站在那里,恐怖的剑势之力,就能将他击败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苏前辈若是在此,压根不需要出手。”

众人低声议论,一个个显得激动无比。

“可就算是苏前辈在此,又能如何?难不成苏前辈会跟他对阵?这不是羞辱了苏前辈?”

有人开口,这般说道。

此话一说,也颇有些道理。

“哪里需要苏前辈出手,只要苏前辈随便指点我一二,我便可以击败此人。”

有人开口,认为若是苏长御出现在此,不需要他出手,随便教两手就能击败黑衣少年。

“什么?还需要指点一二?我不是吹的,苏前辈乃是绝世剑道强者,压根不需要教,他只要在地上划一道剑痕,我瞬间起飞,领悟绝世剑法。”

“呵呵,你还要划一道剑痕?我只要苏前辈看我一眼,我马上就能领悟无敌剑法,一招就能将那个黑衣少年击败。”

“笑死人了,就你们这种资质,还谈什么修练剑道?只要苏前辈在方圆千里之内,我都不需要见到他,光是感应到他的剑意,我就能起飞。”

几名弟子你一言,我一句,开始瞎吹了。

反正颜面尽失,倒不如苦中作乐。

也就在他们互相瞎吹时。

突兀之间,一支队伍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这支队伍十分引人注目。

古兽战马基本上是皇室标配,虽然一些权贵也可以买到,但这么多头古兽战马,基本上就是皇室出行了。

皇室出现,怎可能不引人注目?

这一刻,一双双眼睛不由落在战马之上。

所有修士眼神当中皆然充满着好奇,他们不知道马车当中坐着哪位大人物,故此无比好奇。

也就在这时。

马车在城门口停下。

在数万修士的注视之下,有人走了出来。

是李钰。

他率先走了出来,没有在乎投在身上的目光,对他来说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随后便是苏长御走了下来,身后跟随的便是叶平。

但当苏长御刚走下来时。

四雷剑宗弟子们的眼睛都直了。

“苏......苏......苏前辈?”

“是苏前辈吗?”

“你们看,马车上的人,是不是苏前辈?”

四雷剑宗弟子一个个瞪大了眼睛。

他们有些震惊。

实在没想到,真的在此遇到苏长御,更让他们震惊的是,苏长御居然从这种马车上走下来。

这还不是监察使?

古兽战马是皇室的标配,苏长御从皇室马车走下来。

铁证如山。

还敢说这不是晋国监察使?

掌门真实慧眼如炬啊。

“这下子苏前辈是彻底坐实了监察使之位,之前长老还有所怀疑,现在看来,是长老多疑了啊。”

“苏前辈果然喜欢装,之前我的确有些怀疑长老们看走眼了,如今是我想多了。”

“掌门说的没错,监察使极其低调,擅长伪装,之前遇到苏前辈,看起来平平无奇,可现在看来,不是苏前辈废物,而是他演的太真实了,差点我就上当了。”

“别废话了,咱们快过去,莫要丢了礼数。”

“不是啊,掌门不是说,咱们不要让苏前辈察觉到我们知道了他的身份吗?”

四雷剑宗弟子一个个显得极其激动,大部分四雷剑宗弟子,其实对苏长御的身份,还是半信半疑。

可如今看到苏长御从这种马车走下来,他们彻底相信苏长御就是晋国监察使统领了。

但也有弟子保持冷静,让众人不要乱了方寸。

“你傻呀,我们就把他当做前辈都不行?只要咱们不说知道他是监察使,苏前辈也猜不到咱们已经知道了啊。”

有弟子连忙开口,解释一番。

“是啊,咱们就把苏前辈当做普通的剑道前辈,别废话了,赶紧过去。”

众弟子开口,而后一个个向苏长御奔去。

他们显得十分激动,眼神当中充满着兴奋。

而此时此刻。

苏长御走下了马车,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时,一道道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“苏前辈,您快救救我们吧,咱们青州的颜面,快要丢尽了。”

随着一道道人影急急忙忙冲来,李钰的护卫,一个个目光变得冷冽,显得十分警惕。

不过看到对方是四雷剑宗的弟子,倒也稍稍缓和了一点,但也只是缓和了一些罢了。

而四雷剑宗弟子们来到了苏长御面前,一个个恭敬无比地向苏长御作揖一拜。

这个举动,一时之间,不仅仅是让围观者惊讶,甚至刚走出来的徐秋白等人也有一些惊讶了。

四雷剑宗,乃是青州第一剑宗。

掌门四季道人,以四雷剑术闻名晋国,如今也是青州第一剑道强者,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而四雷剑宗,也是晋国一品剑宗,比不过离剑山庄,但也绝非等闲。

可让徐秋白与众人惊讶的是。

这些四雷剑宗的弟子,对苏长御竟然如此恭敬。

就好像见到什么大人物一般,恭敬无比。

这就有些奇怪了。

苏长御的修为,徐秋白一眼就能看穿。

练气五层而已。

在离剑山庄,连成为外门弟子的资格都没有。

可为什么堂堂四雷剑宗,会对苏长御这般恭敬呢?

难不成......这个苏长御,当真是隐世高人?

徐秋白心中充满着好奇,作为离剑山庄的少庄主,他也听过长辈们说的一些事情。

有一些绝世高人,就喜欢假装普通修士,在红尘历练。

所以一时之间,徐秋白真有一些迷茫了。

长孙高瞻和聂鑫,包括天衣阁两位仙子,也皆然好奇了。

然而作为当事人,苏长御此时此刻有点懵。

这群人是谁啊?

为什么会认识自己?

还有,为什么要叫自己前辈?

难不成这群人知道自己是曾经的青州剑道大会五百强?

苏长御的确有些懵啊。

可越懵,苏长御的气质便越淡漠。

这是与生俱来的能力,苏长御自己表示也很懵。

但在外人看来,苏长御这种淡漠的神色与气质,更像绝世高人了。

四雷剑宗?

下一刻,苏长御看清楚他们身上的衣服装饰,而后恍然大悟。

等等。

这群人是四雷剑宗的弟子,找自己作甚?

救救他们?

怎么救?

还有,青州颜面尽失关我毛事?

苏长御处于极度懵圈状态。

然而四雷剑宗弟子们,却误以为苏长御过于高冷。

当下,他们显得有些尴尬,毕竟强行让苏长御帮忙,的确有些过分。

只是有弟子还是忍不住开口道。

“苏前辈,我等知晓,您不喜高调,但此番也是无奈之举,那黑衣少年,在城外立下剑台,连胜二百余场,将我青州上上下下不知多少剑宗弟子击败。”

“那人看似不像我青州修士,这是有意而为,就是为了打压我青州剑修一脉弟子的信心,此等行为,实在过分,还望苏前辈出手相救,为我青州挽回局面。”

有稍微年长一些的弟子,忍不住开口,一番话说的催人泪下,而且直接举起大义,仿佛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整个青州一般。

“恳求苏前辈出手,挽回青州颜面。”

其余弟子也跟着纷纷开口,皆然恳求苏长御出手。

这番行为,更是让无数围观修士充满着好奇了。

“这人是谁啊?怎么四雷剑宗的弟子,如此恭敬?”

“不知道,不过看来应该是一位绝世剑道高手吧。”

“绝世剑道高手?不会吧?我看他的修为,也不过是练气五层罢了,这也算高手?”

“是啊,而且此人极其年轻,也不过二十四五岁而已,怎可能是绝世剑道高手?”

人们议论,十分好奇苏长御的身份,有人认为苏长御是绝世剑道高手,但很快引来了不少修士质疑,认为苏长御不可能是绝世高手。

但很快,不同的声音响起了。

“真是愚蠢,所谓大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,真正的绝世高手,是尔等能随意看穿的吗?”

“就是,就是,这年头有不少绝世高手,就喜欢隐藏身份,在凡俗之中历练道心,看似此人是练气五层,但极有可能是大乘修士。”

“对对对,这就是表面练气,背地大乘,我有一个朋友姓包,他曾经就遇到一个绝世高人,装成乞丐,我朋友只是出于好心,给了他一块饼,结果那位绝世高手直接亮出身份,当场还给我朋友一百块饼,厉害不?”

“这样一说,我记起来了,那位绝世高人是不是还亲自给包公子喂饼?”

“何止喂饼,都亲自去包公子家过新年了。”

“你们在胡诌些什么啊?不过看人不可看表面是实话,高境界的修士,可以修改自身境界,此人气质不凡,说他是练气境,我还真有些不信。”

“恩,我也不信,练气修士不可能有这般气质,这种气质非富即贵,实不相瞒,我曾经学过一点望气术,我看此人有帝王之相啊。”

人群议论纷纷,有人在胡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也有人在认真分析,意见各自不同。

然而马车下。

苏长御是彻底有些郁闷了。

他没想到,这帮人居然想让自己去挑战那个黑衣少年?

就凭自己这种废物,去挑战人家连胜两百余场的剑道天才?

真不知道这种话怎么能从这帮人嘴巴里说出来。

是谁给的勇气?让你们说出这种话?

不过,还不等苏长御开口。

突兀之间。

密集的人群,忽然腾出一条笔直的空路。

五百米外。

一个黑衣少年,正站在一条通道之下,远远地注视着苏长御。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太古小说网(9tg.cc) 手机版:9tg.cc/wap】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